姚明这步棋,曾遭暗中耻笑,如今却让人大喊“真香”

2020-10-26 09:04:14 来源: 后厂村体工队

2015年,CBA东契奇战报元年,来自西北工业大学的方君磊被重庆翱龙(今北控男篮前身)选中,成为初代状元,也是那一年选秀的“独苗”。2分1助攻,出场1次,是他留在CBA联赛的全部数据。

5年之后的2020年,被选中的球员人数增至16人,2020-2021赛季仅过三轮,他们当中就已经有10人在数据上超越了方君磊,有的甚至打出了未来本土核心的风采。“2020黄金一代”的说法开始得到广泛认同。


从2020年选秀的情形来看,参选球员基本分为以下5大类:大学生球员、CBA青训球员、NBL球员、港澳台球员。

被选中的19人当中,以大学生球员为最多,达到13人,其中11人来自CUBA,2人来自NCAA。不难看出,大学生球员(主要是CUBA球员)已经成为CBA选秀的基本盘,如果说中超视频直播希望首轮高顺位的球队不再用弃权回应选秀大会,那最大的指望还是存在于校园。而从今年的情形来看,这条路走通的可能性正在不断提高。

2017年,姚明履新CBA公司董事长之后的第一次选秀大会,50人报名,仅11人中选,知名媒体人苏群发出了“尴尬何时了”的喟叹。在当时,大学生球员进入CBA的通道搭建好了,却没几个人能走得成,大面积弃权的辣眼情形成了选秀大会的现实,很多圈内人一边感叹选秀球员能力不足,一遍腹诽姚明多此一举


所以,苏群所说的“尴尬”,不仅仅是CBA公司的尴尬,更是大学生球员的尴尬。东施效颦,是彼时坊间提及CBA选秀时最常用的词汇之一。与动辄选中建队基石的NBA选秀相比,CBA选秀的确是惨淡了许多,大多数大学生球员不温不火、时隐时现的发挥,也在加固着那道想象出来的壁垒。

“size小,年龄大,没潜力,对抗差”,是多年来形成的大学生球员的刻板印象。球迷们既希望选秀成为可靠的人才输送渠道,又对选秀球员的前景满腹狐疑,这种矛盾的心态在社交平台上并不鲜见。


直到2020届新秀集体发力,局面才开始发生逆转。然而即便是被球迷称为“黄金一代”的他们,在进入CBA前,大多也都是带着“原罪”的:

区俊炫胳膊太短,身高有“水分”;林庭谦太瘦,对抗和防守都是问题;朱松玮实际身高全靠脖子,上对抗打不了四;郑祺龙CUBA都打不明白,无非就是个关系户;张宁球星打法,在CBA根本没有足够球权;焦恩格尔太慢,在综艺节目中尚且稀松平常,何况是在CBA;杨皓喆太矮、太铁,在北体大都算不上核心,不过一介网红罢了……唯一被广泛认可的是祝铭震,因为他不占球权,身体强壮,擅长防守,是“典型”的CBA需要的工兵型球员。


然而当初他们被“黑”得多用力,后来打质疑者的脸打得就有多狠。


最先发起“反击”的是被黑得最惨的张宁,季前赛对阵北控,他三分球5中5,突破之后的抛投、摘下前场篮板之后的勾手也是信手拈来,全场仅用18分钟就轰下22分。网友调侃:“这个8号就是原帅吧?真准。”常规赛开始之后,他则以防守立身,挤进了轮换阵容,非但没有出现“不防守”的问题,反倒成了防守尖兵。


接下来是前两轮分别砍下20分、18分的郑祺龙,首秀便献出4记暴扣,单臂劈扣、双手挂扣,算是让球迷们初步见识了CUBA顶级的身体天赋。天赋之外,单打的能力,跑位的意识也叫人眼前一亮。“龙哥,我错了。”球迷们纷纷排队道歉,甚至给出了“龙王”的尊称。而他只是淡淡地表示:龙王不敢当,我还是很愿意做一只不断努力的“争气”龙。


然后是“汕大杜兰特”朱松玮,他在赛场上扬长避短,进攻端打得有声有色,第3轮对阵家乡球队上海,三分球8中4,单场轰下20分,技惊四座。第4轮面对强大的浙江男篮,三分球5中3,拿下17分,出场时间高达38分钟,俨然已经是四川男篮锋线上最锋利的一把刀。尽管如此,他还是谦虚地对笔者说:“来到这儿你就得先去防守,场上就要拼每时每刻。所以说进攻我不用太去担心,但是在防守端还是得去钻研,因为我防守确实不好。”


乐透秀里出场最晚的、已经被许多球迷判了“死刑”的焦恩格尔,也在对阵山东的比赛里,在18分钟内缴出了11分8篮板(含4个前场板)的合格答卷,要知道,与他直接对位的可是焦海龙跟“小鲨鱼”陶汉林。他慢不假,但慢有慢的生存之道——没有谁是完美战士,他的防守、意识、位置感、拼劲,都是他在CBA立足的基础。


即便是首轮秀里最不被看好的杨皓喆,也有6投4中单场9分的表现,至少证明了自己能在CBA够上一个轮换的席位。

需要指出的是,“黄金一代”的出现与两个外部因素有很大关系,一是受“新冠”疫情影响,外援无法入境,本土球员的机会相应增多;场次增多,赛季拉长,球队可能也在有意避免“死用”本土主力,从而又多出一些机会……

客观来说,这些都是对本届新秀发挥的利好。当外援回归,他们能够保持这种表现的可能性有多大?目前尚不可知。


但这波打脸的热潮,至少证明了大学生球员与CBA之间,似乎并不存在不可跨越的水平鸿沟,而新秀球员出色的发挥,也让姚明近年来力推选秀制度体现了他的价值。

而这里要提两个去年的二轮秀——何思雨和王睿泽。按照以往的经验,没人会指望二轮秀能给球队做出多大的贡献,但是从他们开始,选秀大会等于走过场的认知逐渐被颠覆,他们让外界开始重新审视CUBA球员的价值。



上赛季复赛之后,何思雨场均上场时间从之前的11.2分钟飙升至33.8分钟,而且从复赛首场就得到了从未有过的35.7分钟的出场时间,场均得分相应地从3.2分蹿至15.3分,足见主教练刘铁对他的器重。再看王睿泽,他复赛之前合计出场1.7分钟,全部数据仅1个犯规,而复赛之后场均上场19.0分钟,得到6.9分3.7篮板,已经是青岛锋线上不可或缺的一份子。

是何思雨和王睿泽在漫长的5个多月休赛期里脱胎换骨了?显然不可能。他们得到重用与外援无法入境有关,但这绝不是首要原因。其实很简单,他们的能力得到了重视,并获得了与之相称的机会。仅此而已。

大学生球员作为CBA的闯入者和外来户,势必要面临一个融合、适应的过程,这个过程不是说要将能力从大学生级别提高至CBA级别,而是要让教练看到自己的能力并给予信任。许多选秀球员走不完——甚至还没进入——这个过程就被放弃,或面临着教练的更迭,又要进入新一轮的融合、适应。

笔者问过何思雨、朱松玮和焦恩格尔刚进队时的情形,他们均表示,内心是忐忑不安的,但实际训练感觉与队友的差距并不是很大,对教练意图的领会、体能也完全不是问题。王睿泽从脚骨折的伤势中恢复过来之后,也迅速跟上了球队的节奏,在2019-2020赛季CBDL联赛的12场比赛中,场均贡献18.3分6.6篮板2.2助攻2.4抢断,是队内得分王。

每一名球员都有短板,但不要忘了,那些能在大学赛场纵横杀伐的各队核心,也必然有他们的不可替代之处。过分强调短板而忽视了其优点,是不可取的。


大学强队的训练模式基本是这样的,寒暑假集训一天两练,CUBA赛季临近时开始一天两练,其他时间一天一练,而有的球队甚至是无条件一天两练,训练强度甚至超过职业队,说他们是“准职业队”毫不为过。

以朱松玮所在的汕头大学为例,上午力量,下午对抗,每天的总训练时长超过5小时。比赛数量和质量也有保障,除了CUBA基层赛、分区赛、全国赛,还可以参加一些高水平的邀请赛、友谊赛,甚至有机会同国外的球队过招,每年参加正规五对五比赛的体量在30-40场左右。学校的资金投入也非常大。


可以说,这些大学强队的核心球员在进入CBA之后,并不存在“代差”,也不存在无法适应对抗的情况,中南大学“大蛇”黎璋霖能在CBA准球星云集的国奥队砍下26分便是明证。



“我是一个二轮秀,觉得能到这个球队就已经很不容易了,因为感觉CBA联赛这个平台比较高。当时就想自己能混个板凳坐一坐就行了,最起码能报上名。跟队友差距肯定是有的,但是相对来说还好,因为我打球年限也比较长了,来了以后适应也挺快的。当然有的时候意识也会出现问题,好在教练给的机会挺多的。”何思雨告诉笔者。

天津队主教练刘铁之所以敢给何思雨机会,是因为看到了他能力和勤奋。天津男篮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笔者,从大年初二(1月21日)集训到6月20日复赛,长达5个月的封闭集训期,何思雨是练得最苦的球员之一,也是为数不多没有缺席过任何一堂训练课(编者:其实因为考试缺席过一上午)的球员之一。

朱松玮在谈到自己与同龄人的差距时说:“刚进队的时候,(差距)其实也不是很大,因为我之前在大学里跟国外的也有对抗,就是身体对抗方面有一些差别,其他都还可以跟得上。”

那么,2020一代球员与那些销声匿迹或者举步维艰的选秀前辈们相比,真的有“代差”吗?其实未必,笔者采访的几个表现不错的CUBA球员均坦言,跟选秀前辈们相比,能力的提升即便存在,也不大,关键在于机会的多少,以及对机会的把握能力。

“没有说是我们比前面这么多届能力高很多,我觉得都差不多,只要能被选上,就证明你不是很差。球队需不需要你,或者你能不能融入到球队里来,这很重要。我们队今年前锋确实也少,所以我机会能多一些(编者:他本赛季有单场26分的表现)。上赛季我们也去塞尔维亚拉练,打了一些比赛,我打得也还挺好,教练就慢慢会对你有些信任了,然后才给你上场机会。”王睿泽说。


朱松玮则表示:“我觉得这是一个机遇的问题,也得看每个人把握机遇的能力。我觉得我其实是一个碰到了一个好的教练,如果换成一个比较严苛的、脾气不太好的教练的话,我觉得我应该会在板凳上坐挺久。而我犯了这么多错误,我的教练也给我这个机会,我觉得这是比较难(遇到)的。我觉得(大学生球员的未来)是会越来越好,因为我相信从CUBA出来的没有一个是差的。”

一位不愿具名的大学生选秀球员告诉笔者:“我觉得现在CBA更重视选秀了,我们那时候球队都不重视大学生球员,如果我们那时候换成现在的话,你可以想象一下。我们现在年龄也越来越大了,没有资本了,我们是‘炮灰’,哈哈,只能说没有赶上好时候。有时候不是能力的问题,环境、机遇也很重要。”

选秀球员受重视的另一个不容忽视的客观原因,是网络和自媒体的发达,许多球员在进入CBA之前已经名声在外。如果你想了解一个大学生球员,网上会有大把的信息供你阅览,视频、图片、文字,应有尽有。球队管理层和教练组,自然会对球员有一个更准确的判断。

正是有了一代代大学生球员前赴后继地付出,才最终带来了收获的2020年。失败和挫折,自有其价值。随着校园篮球比赛训练水平的提高,越来越多各年龄段的佼佼者选择将天赋带往校园,而不是向之前那样进入青训梯队。


比如拥有石奎、偰李永炜、张陈治锋等人的高中顶级强队清华附中,他们已经有了压过CBA顶级青训梯队的实力。清华大学在2019年YCBA-CUBA对抗赛中险胜新疆青年队夺冠,也说明了CUBA顶级强队的实力。要知道,在2005-2008四届YCBA-CUBA对抗赛中,仅“四连冠”时期的巅峰华侨大学能在青训豪门的夹击下获得一次冠军。CBA星锐挑战赛,大学生队击败星锐队,也能说明一定的问题。

种种迹象表明,顶尖的大学生球员在CBA非争冠队打进常规轮换阵容,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关键看教练给不给机会。而随着大学赛场积累的天赋越来越多,训练水平、比赛水平越来越高,出现真正国手级别球员的日子,可能不远了。


而且CBA赛场的确也有球队开始以选秀球员为班底建队,典型的有同曦和广州。前者本赛季注册的22名本土球员当中,有9人来自选秀;后者注册的16名本土球员当中,有8人来自选秀——这还不包括毕业于中国民航大学的贾明儒,本土球员得分榜前四位,皆是选秀球员,分别是15.3分的陈盈骏、11.3分的郭凯、9.7分的祝铭震、9.7分的田宇恒。

如果越来越多选秀球员能够扮演“鲶鱼”的角色,或许就能搅动CBA的一池春水,原先就在池子里的“鱼”,相应也能游得更加欢实一些。人才源源不断入池,后浪催逼前浪,人人奋勇争先,国篮复兴也便能够跨越一大步了。


本文来源:后厂村体工队 作者:赵环宇  责任编辑:周峻涛_NS4573

欧洲杯直播 即时比分 肆客足球 球探比分即时足球比分 NBA视频 实况足球 体赛网 足球推荐 足球比分 体育新闻